7点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Alpha太高冷是要被标记的 > 第109章 番外4:带崽(下)

Alpha太高冷是要被标记的 第109章 番外4:带崽(下)

  “……等……学、学长?学长?”

  方鹬的手在空中无力地挥动了几下,呆滞地站在了远处,看着黎书的背影慢慢变远——

  最终消失在了原地。

  等……等等。

  刚才发生了什么?

  刚才不是气氛正好吗,刚才不是正要进行一样重要大事吗?!

  为什么……

  为什么现在的他如此狼狈地站在这里,然后眼睁睁地看着学长抱着小松离开了?

  而且他还听到什么……

  下午学长不在家,他要自己带孩子?!

  不对。

  他带小松来的目的,不是为了单独带孩子,也不是为了让小松粘着学长。

  这一切……

  是不是有什么不太一样的地方啊?!

  方鹬脑袋里的轰鸣一阵一阵的,脸上的表情也千变万化,他难得这么呆愣地站了足足有十分钟,直到黎书抱着小松从阳台走出来,向大门口走去。

  “等、等一下,学长,你要出门了吗?”

  “嗯,我带小松去花园逛一逛,午饭的时候会回来。”

  黎书一边逗着怀里咯咯笑的小婴孩,一边随手指了指厨房的冰箱。

  “你记得做一下午饭,冰箱里有食材,你能做就做,不能做就热一下昨天的饭菜或者点外卖吧。我回来吃了饭后,中午就要出去了。”

  “不、不是,”方鹬慌忙上前一步,“学长,我们中午不是要去外面吃吗?”

  他记得和学长约好了,今天正好是周末,中午一起在一家新开的餐厅享用完午餐后,下午再去附近的公园逛逛的。

  那家餐厅的人一直很多,他提前了三天订好了位置。

  因为是情侣位置和情侣套餐,他又软磨硬泡了好久才让学长答应的。

  “而且学长,我们不是说好了吃完饭要去逛逛的吗,然后晚上直接在附近吃饭,看看夜景,再……”

  方鹬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毫不留情地打断了。

  “说什么呢?小松在这里,中午怎么去火锅店?”

  黎书看了他一眼,轻轻摆了摆手。

  “不要想那些有的没的了,中午随便吃点吧,今天至少有一个人得待在家里。”

  方鹬慌道:“可是……”

  “好了。我带小松下楼了,有什么事给我打电话就行了。”

  小松已经有点着急地开始“呀、呀”地叫了,黎书连忙揉了揉他的小脑袋,推着婴儿车离开了。

  “学长!等——”

  “砰!”

  门关闭的声音,十分无情地将他未说出口的话给掐断了。

  方鹬:“……”

  在经历了被挡厨房外、被玩偶暴打、被小松打断与学长的亲热、被迫取消一天的浪漫行程后,他再次被丢在了家里。

  ……

  不对。

  这对吗?

  这不对!

  这根本不是他的初衷啊!

  就这?就这?

  他的美好周末就这样在带孩子中度过?带孩子就算了,还是分开带的,分开带也就算了,他今天所有的行程全部取消了。

  ……果然如同学长所说,他的脑袋可能被外星人踢过了。

  如果他不把小松接过来,那么现在的他还按照原计划和学长躺在柔软的大床上,在早上的温存过后,中午前去享用情侣午餐,在逛了一天后晚上回来洗个鸳鸯澡什么的,继续上床你侬我侬。

  而现在……

  “……我简直是自讨苦吃。”方鹬终于没忍住,抱住头蹲了下来。

  他本来今天推掉了所有的事情,但现在计划有变,他在空无一人的房间里来回踱步后,呆呆地从床上坐到了地毯上,本来想要工作的,可是因为太心不在焉,只好放弃了。

  黎书在午饭前给他打了电话,叫他去把米饭给蒸了,他一边给餐厅打电话取消预约,一边惨兮兮地往电饭煲里倒米。

  昨天的饭菜还有不少,黎书再回来前又去打包了一些,在火速地吃完午饭后,他就提起文件出门了。

  “我要去核对一下统筹部的事情,可能还得开个会,下午记得照看好小松,晚餐要喂,如果有需要就换一个尿布。”

  方鹬又颓废又可怜地看着他:“学长,你什么时候回来啊……”

  “晚上吧。”

  “啊?!这么晚啊!”

  “既然今天腾出时间来了,我就赶紧把事情都做了,周日也能休息一下。晚饭你就自己随便吃点吧。哦,小松不能随便吃,记得好好泡奶粉和营养餐。”

  黎书说着,握了握小松的手,朝他温和地笑了笑。

  “我出门了。和哥哥记得要好好相处哦。”

  小松:“呀~呀~”

  “嗯,真乖。晚上见。”

  黎书笑了一声,捏了捏那小肉手指后,提着文件袋就打开了门,立刻走了出去。

  因为午饭而稍微热闹了一点的客厅,在瞬间再度恢复了冷清。

  方鹬的手还僵直在半空中,一直等着黎书跟他说“拜拜”,但可惜的是学长就这样迅速地离开了房间,只留给了他一扇紧闭的门。

  “……”

  小松都有拜拜。

  他都没有。

  小松都可以握手手。

  他却没有亲亲。

  ……他失宠了。

  他失宠了呜呜呜呜呜!

  方鹬忍不住垂下了脑袋,用手捂住了脸。

  然而他还没有低下头一分钟,就感觉有人立刻扯着他的发丝,一幅要把他的头发拽秃的感觉——

  “干、干什么啊?!”

  他连忙抬起头来,果然入眼就是小松眨巴眨巴的大眼睛。

  如果忽略这小婴孩拽着他发丝的动作,或许完全可以称为一个小天使。

  可惜了。

  是个小恶魔。

  “我说你……啊痛痛痛!别扯我头发!我告诉你,除了学长谁都不能扯我的秀发……啊啊,有话好好说啊你!”

  方鹬奋力地将自己的头发从魔爪里拯救出来。

  他拿过一旁的玩偶当做防身盾牌,从玩偶身后探出头来,警惕地看着挥舞着魔爪的小松。

  “我要不是看你小我就打你了。你以为你手持玩偶就不得了啊?你手持玩偶……你干什么又砸我!”

  小松:“咯咯咯~”

  方鹬火气立刻上来了,他一个侧身躲过了飞来的小鸡玩偶,手持企鹅就在小松面前表演横扫术。

  “好啊你……方松松,我方鹬、黎书的正宫,今天就要跟你决一死战!”

  “呀、呀……”

  “你个方松松,居然让学长揉你脑袋,我第一次见他还没这么待遇呢……而且他都握你的手,也不来亲我,还把我挡在门口,连碰一下都不行……”

  “咯咯咯……”

  “你笑什么?都是你干的好事。方松松,我跟你说好了,今天,我就要替天行道——!!!”

  ……

  ……

  ……

  周末的夜晚。

  陷入夜间的不夜城比白日还要喧闹,繁华的都市中绝美的夜景仿佛银河中的光芒。

  门被轻轻地打开来,客厅里,只有一盏暖黄色的小灯亮着。

  黎书将带回来的、方鹬最喜欢的夜宵放在了玄关旁的橱柜上,有些困惑地眨了眨眼。

  “方鹬?”他在黑暗中轻声呼唤着。

  没有人应他。

  “……小松?”

  向来吵闹的小松也没有什么声音。

  “方鹬,小松,你们在家吗?”黎书不免得有些奇怪了起来。

  他将灯打开来,昏暗的客厅立刻变得明亮了起来。

  而在一片明亮之中,他一眼就看到了躺在地毯上的两个人——

  一个年轻男人,与一个小婴孩,正在香甜地睡着。

  小婴孩的身上盖着松软的毛毯,枕在一个巨大的玩具熊上熟睡着。

  而方鹬则是躺在他的一侧,一只手放在了胸口,而另一只手安稳地抵在了小婴孩的背上,免得他不够安全也不够舒服。

  这相当令人诧异的场景……

  就这样呈现在了黎书的眼前。

  一大一小,在温暖而舒适的地毯上熟睡着,虽然一地洒落的大大小小的玩偶相当杂乱——

  可在此时,却意外地显得格外温馨。

  黎书悄悄地走进,俯下身来,仔细地看着他们。

  方鹬的头发有些凌乱,看着满地的狼藉,估计下午又经历了一场恶斗了。

  餐厅上被收拾得干干净净,碗筷也全都洗干净了,只有在晾着滴着水的碗与奶瓶代表着他们一大一小已经享用过晚餐了。

  小松似乎换过了尿布,也擦过了小脸蛋,干爽而舒服地躺在毛茸茸的毛毯中,发出了安稳的呼吸声。

  而方鹬“恶斗”了一个下午,或许也有些精疲力尽了。

  本来很容易发现他走到身边的,如今却安稳地仍然在睡梦中。

  黎书伸出手,轻轻地将他额前的发丝捋到了而后,漾起了一抹温和的笑意。

  “今天下午,辛苦你了。”

  方鹬长长地“嗯”了一声:“学长……”

  黎书有些意外:“醒了吗?”

  “学长……你喜欢我,还是小松……学长,学长,学长……”

  方鹬嘴里重复着这两个字,轻轻地翻过了身。

  “……原来是在做梦啊。睡得这么深。”黎书有些好笑地扯了扯他的脸颊,站起身来。

  他把小松轻轻抱了起来,放在了一旁的摇篮里。

  摇篮是方陆带过来的,四周都用相当松软的棉被包裹着,上方还有一个清脆的星星小风铃,是小婴孩最安全也最舒适的小床。

  不满周岁的小松被他抱入了婴儿床中,惬意地翻了个身,拽着小被子继续睡了。

  这个小恶魔果然也累了。

  把小松安放好后,黎书本打算把方鹬叫起来,让他回房间里睡。

  但在斗智斗勇了几乎一整天的方鹬却睡得太沉了,黎书看着那闭着的双眼以及颤动的睫毛、还要呓语的薄唇,有些不忍心摇醒他。(首发、域名(请记住_三
  要知道,方鹬可是一个体力与精力都相当好的人。

  无论是统筹会的训练强度再打、再怎么从两个星球中来回奔波,他都没有睡得这么沉过。

  而今天,从中午到现在,他又要喂饭又要泡奶粉、又得换尿布又得哄人,在照顾了半天之后……

  难得累成了这样。

  但就算这么不擅长、嚷嚷着不想要带小松的他,却是如此出色地完成了这一切。

  “你也有累成这样的时候啊?”黎书忍不住笑了起来。

  他把有些冰凉的手覆盖在了方鹬的脸颊上,而方鹬在梦里也忍不住蹭了蹭他的掌心。

  这么安稳的模样,黎书也不打算再打扰他了,但他也不能放着方鹬在客厅里不管,在沉思了半分钟后,他从房间里拿了松软的棉被出来。

  客厅的毛毯覆盖很广,温度也相当适合。

  他将被子盖在了方鹬的身上后,并没有立刻离开,而是将被子轻轻掀开了一角——

  “今晚就一起睡在这里吧。”

  黎书如是说着,钻进了被窝里。

  他用手轻轻地点了一下方鹬的鼻尖,然后弯起了眉眼,缓缓闭上眼睛——

  “辛苦了,晚安。”

  ……

  ……

  周末的清晨,清脆的鸟鸣与树叶摇曳的声音构成了极为和谐的和弦。

  黎书迷迷糊糊地从梦中醒来,在醒来的瞬间,就对上了一双琥珀色的眼睛。

  那双眼睛的主人正相当热情地看着他,一只手支撑在自己的下巴上,嘴角与眉眼都弯着一个如月钩般漂亮的弧度。

  “学长,你醒啦?”

  “嗯……”黎书揉了揉眼睛,“你也醒了?”

  “是啊。毕竟我昨天晚上很早睡嘛……大概八点多还是九点来着,连学长你回来都不知道。”

  昨天小松与他进行了一场恶战后,两个人都饿得发慌,因此立刻去吃了晚饭才继续进行恶斗。

  或许是闹得有些欢腾,小松迷迷糊糊地就睡着了,他也感觉眼皮有些重,不自觉地也睡在了毛毯中。

  因为难得这么累、睡得这么香,他居然连黎书什么时候回来的都不知道。

  只知道一醒来的时候,被窝里又热又暖,而学长则躺在他的身旁均匀地呼吸着。

  “本来还以为醒来要看到那个小恶魔,没想到能看到学长,心情真是太好了。”

  “嗯……小松呢?好像还没醒来。”

  “学长。”

  “什么?”

  “学长,早上了。”

  黎书莫名其妙:“是啊,早上了,所以呢?”

  “因为是早上,所以……”方鹬低低地笑了两声后,立刻俯身向前,倾身压上。

  身上的压迫感立刻重了起来,而黎书对于接下来要做的事情也很清楚。

  虽然不至于每天都这样,但周末在一同醒来后,这样熟悉的事情与动作也并不少。

  他象征性地推了两下后,熟悉的感觉很快涌上,他立刻软下了身道:“……你就不累吗?”

  “不累,我现在特别精神。所以学长……”

  方鹬低低地说着话后,笑着掀开了眼前的衣裳。

  清晨的气氛正好,在只有鸟鸣的安静的空间之中,一切都如同往常一样水到渠成。7点小说更新最快 手机端:http:/wap.7dcb.com/

  黎书伸出了手勾住了他的脖颈,算是回应了他的动作,并且主动地迎了上去。

  “学长。”

  “嗯……”黎书喘了口气。

  带有魔法的指尖扫过了他的身体,在即将要做出更进一步动作的时候——

  “哇、哇……哇!!!”

  枝头上的麻雀惊叫一声,纷纷飞离开来。

  有什么声音相当剧烈地划破了天际。

  “呜呜呜……哇哇哇!”

  方鹬:“……”

  靠。

  他来了。

  他来了!

  他总在这种时候来了!!!

  而果然如方鹬所料,在那声音划破天际的下一秒钟——

  “小松!”

  黎书迅速地推开他,立刻站起身来,

  方鹬被无情地推倒在地,手指还保持着逗弄的姿势,虽然身体僵硬,但他的表情似乎比之前好上了不少。

  ……不,准确来说并不是变好了,而是变得沉稳而平淡了。

  开枪吧,反正他的心已经死了。

  ……不、不行。

  他怎么能就此认输?!

  不管如何,学长是绝对不能让的,他必须要争取一下!

  “小松,怎么了?没事吧?是不是饿了?我给你去泡奶粉……”

  “学长!”方鹬立刻拉住了他的衣袖,“刚才的事不继续……”

  “继续?你还有心思啊?而且孩子在这里,不要动手动脚的,免得有什么不良影响。”黎书甩了甩袖子,“我去给他泡奶粉,你去照看一下他。”

  方鹬不甘道:“婴儿床在老远呢!还有帘子挡着,他又看不到。我们现在就去房间,然后锁里面继续啦!学长,这一点我是绝对不会认输的,我绝对……”

  “想什么呢?赶紧过来给我泡奶粉。”

  “……”方鹬委屈,“哦。”

  小松还在哭着,刚起床的黎书大脑还并不清醒,有点手忙脚乱。

  他拿起了一旁的奶粉罐,看到方鹬还垂着头坐在地上,刚想把他也给拉过来——

  “叮咚!”

  门外忽然响起了铃声。

  他放下了奶瓶,想要去开门,然而就在这一刻,刚才还在有些颓丧的方鹬跟被装了火箭一样,就这样猛地向前一冲——

  “哐!”

  门铃在想响起的两秒钟之内,就被迅速打开来了。

  而门口站着的人,是方陆。

  方陆黑着眼圈,手里还提着行李箱,看上去想像是刚刚从哪个地方赶来一样,疲惫地抓着自己的头发。

  “我说方鹬,你从昨天开始就给我发了几百条消息叫我快点回来,究竟是什么事这么急啊。我一早就赶过来,快要困……”

  “小松想你了!”

  “……”方陆一愣。

  “小松太想你了,所以一大早就哭了。他正好没吃早饭没喝牛奶没换尿布没洗脸刷牙,你就带回去一并解决了吧。”7点小说更新最快 电脑端:http://www.7dcb.com/

  方鹬一口气说完,飞快地将地上能塞的东西全部塞到了婴儿车下方的橱柜中,又迅速地推着婴儿车飞奔到了门口,一把交到了方陆的手中。

  手脚麻利的,一点都看不出来像是刚刚睡醒。

  没有想到ss+的速度,居然能够用在这里。

  方陆在一阵风中愣愣地低下头,自家小宝贝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从客厅到他手心里,正躺在婴儿车里与他大眼瞪小眼。

  “等一下,这是……”

  “周末愉快,”方鹬面无表情,“叔叔再见,小松再见。”

  “方、方鹬!不是,你这一顿操作猛如虎……哎,我奶粉还没给我呢!别关门啊!那个奶粉超贵的……喂!”

  门无情地关上。

  方陆就这样提着行李箱,拽着婴儿车。

  来时与去时一样,都是连话都没说完,毫不留情地被关在门口了。

  “……我这侄儿,咋回事啊?来时急吼吼,去时急匆匆,都不知道在干什么。……算了,小松,这次玩的开心吗?”

  小松眨巴着眼睛,歪了歪头。

  “看来方鹬的确很会带孩子嘛,他既然这么喜欢,下次我们再来玩好不好啊?”

  小松挥手:“咯咯咯……嗷……哇……”

  “好好,小松喜欢,那我们下次来哦……嗯,乖乖,我的宝贝小松……啊呀!你打人的功夫更厉害了,不愧是爸爸的小松,以后我们去当武林高手……”

  ……

  房间内。

  门外的声音伴随着脚步声渐行渐远,终于完全消失了。

  麻雀的鸣叫再次回来了,树叶沙沙地作响。

  黎书的手里还拿着一罐奶粉,被眼前这不过三分半中内发生的事情惊到了。

  他低头看了眼手心的奶瓶,又抬起头:“……方鹬,这个奶粉和奶瓶,要不要还给你叔……”

  “那个不重要。”

  “什么?”

  “我憋了一天了,现在是不是可以继续了?”

  黎书困惑地眨了眨眼,然而在他有所动作之前,手腕就被人拽住了。

  而下一秒,他被揽住了腰,就这样被拽离到了房间中,被匆忙却又温柔地推到了床上。

  方鹬长长地呼了口气,俯身下来。

  “美好的周末终于要开始了。继续刚才的事情吧,学长。”

  他说着,在那有些湿润、却又不抗拒的眼神中缓缓地压下,将唇覆盖而上。

  明明只有一天而已,他却像是过了足足有一年,在干渴而炎热的沙漠上,而这红润的唇此刻像是绿洲一样滋润着他有些急躁的心。

  “学长……”他低声道,“终于,可以和你有二人世界了。”

  “……”黎书微微侧过头,喘了口气,声音虽然轻,却又如此明晰,“……我也是。”

  “果然,我只要有学长就好了。”

  他轻轻地说着,以轻吻代替了表白。

  与黎书的每分每秒他都不想要浪费,不管未来如何,至少现在,他想要占据这个人的一切——

  身心的每一处。

  以及在一起走过的每一秒时间。

  嗯,和学长单独在一起。

  果然才是最香的。
猜您还喜欢看
贴心兵王
贴心兵王
作者:笑笑星儿
楚飞是身份神秘的超级兵王,更是黑暗世界的杀神,只因对兄弟的承诺而回到久违的故乡,...
极道嗜血修罗
极道嗜血修罗
作者:善良的蜜蜂
楚枫,绝世天才的遗子,高人相助获得重生,却因父亲一念,将其天赋印封。当自信重生之...
不败战神楚长风
不败战神楚长风
作者:小说楚长风苏若依
他乃无双国士,镇守边疆,震慑四方宵小。他曾退敌百万,无人匹敌,获封不败战神。今朝...
七零娇气美人[穿书]
七零娇气美人[穿书]
作者:棠酥
《七零娇气美人[穿书]》小说简介:预收文求收藏→《穿成残疾大佬的恶毒未婚妻》【正...
宇文皓元卿凌
宇文皓元卿凌
作者:六月
  天才医学博士穿越成楚王弃妃,刚来就遇上重症伤者,她秉持医德去救治,却差点被打...
美味儿媳孤独的爱
美味儿媳孤独的爱
作者:舞浓浓
《二少新妻强势爱》免费全文阅读,小说主角叶果蒋楠。六年前一个天寒地冻的黄昏。厚雪...
某某
某某
作者:木苏里
盛望搬进了白马弄堂的祖屋院子,一并搬进来的还有他爸正在交往的女人。他爸指着那个女...
至尊神殿
至尊神殿
作者:小说陆鸣陆瑶
〔暴爽玄幻,最热爽文〕少年陆鸣,血脉被夺,沦为废人,受尽屈辱。幸得至尊神殿,重生...